1900td

转行当剪刀手,偶尔码个字
B站ID:麋鹿是个小公举

818那些年作为蝙蝠侠斗篷的日子(3)~(4)

03·斗篷的日常(2)-我的任务是保护蝙蝠侠的贞操

哥谭的夜晚好比百鬼夜行,雨水沾湿了我的本体,而作为主人忠实的肩部挂件,则是尽忠职守隔绝了寒冷与潮湿,实际上我几乎像只树熊一样挂在男人宽阔的背上,紧贴着凯夫拉甲,我不由得动了动手不着痕迹的抚摸着手下的曲线。

 

我的人生第一次明白了何为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蝙蝠侠屈身于滴水兽之上俯视着这座城市,华灯之下却也依旧藏污纳垢,无论是人流穿行的主街道亦或是人迹罕至的弯曲小巷,尖叫、哀嚎被巨大黑色的影子吞噬,行人们匆匆而过如同一抹幽魂,象征着这座城市早已经病入膏肓。男人对这些早已谙熟于心,一遍又一遍,他游历的七年看过太多太多。

 

他能做些什么?

 

他是否能够改变这座城市,这座葬送了无数生命的深渊。

 

冰冷的雨水顺着面具的弧线滑落至露出的下巴,男人睁开墨蓝色的双眼,身后的斗篷顺着男人的动作展开羽翼,如同一只陨落的鸟儿,借着喷射出的钩枪轨迹,蝙蝠的影子划过高楼之间,又再次隐匿于阴影之中。

 

于此同时,哥谭的上空白色的灯光映照出巨大的蝙蝠图形,背景的月亮被乌云慢慢遮掩,蝙蝠侠仰视着属于他的标记,嘴角慢慢抿紧拉出一道弧线。

 

戈登局长还是穿着那件黑色的风衣,我盯着他疲惫的脸,大概又是一年最让人讨厌的时候,节日代表着欢乐,但在哥谭却是另一种欢乐,没人喜欢被绿头发的疯子来上一罐笑气或是被妖娆的植物女赐上一吻从此入住阿卡姆。当然这都是轻的,没有卷铺盖去见上帝都算是幸运?又或是不幸。

 

蝙蝠侠听着詹姆斯·戈登的情报,小丑越狱,稻草人想玩个大的,企鹅人和谜语人不知道在搞什么幺蛾子。我一直搞不清他们为什么如此热衷于毁灭哥谭市,好比反派毁灭世界,毁灭之后他们又要干什么?像是一道机械的命令让他们不顾一切要到达目的,但隐隐之中又有第三方操控。

 

我为自己的脑洞细思极恐,那么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

 

蝙蝠侠的行动让我无暇继续思考人生,他直接撑起身体向建筑的下方降落,我几乎本能地将男人的身体保护起来,轻轻托住他下降的冲击力,以免受到更多的伤害。在男人的‘训练’下,我已经从最初的提心吊胆到蛋定自如,更别提我现在掌握了自主权,跟着蝙蝠侠装逼完全不在话下。

 

布鲁斯的动作迅速而勇猛,像是一条狠厉的孤狼,男人一拳打倒试图持刀抢劫的罪犯,又给左边冲来的人一个漂亮的过肩摔,肉体撞击在坚硬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两个人直接丧失了行动力,趴在地上没了动作。

 

黑色的披风像是被男人的动作带起,后角抬起一个弧度给了其中某个倒霉鬼一巴掌又自然地垂了下来,仿佛只是一个意外。蝙蝠侠没有停留,这些对他来说只是今晚的一个小插曲,那些真正需要对付的疯子还藏匿在这城市的角落中,随时随地都威胁着哥谭的生死存亡。

 

此时市中心的LED屏幕上黑色的波纹闪缩,在下一秒赫然跳出的便是稻草人的面容,他用沙哑的嗓音轻轻说道“你好,哥谭。”

 

民风淳朴的哥谭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人杰地灵。

 

不论这话是谁说的我都要打死他,打不死算蝙蝠侠的。

 

这一个夜晚注定夜长梦多,我从未见过像小丑这么厚颜无耻之人,他那一口鲜红的仿佛刚吃过小孩的嘴几乎要整个贴在布鲁斯宝贝的唇上,关于小丑和蝙蝠侠的二三事我并非没有听闻,但实际见到的时候依旧感觉辣眼睛。

 

小丑疯疯癫癫地狂笑着,似乎落在他身上的并不是‘揍到连你妈都认不出’小拳拳而是情人的亲吻。蝙蝠侠的一拳至少能打断他的骨头,而现在那张还算英俊苍白的脸已经彻底变成了调色盘,连我这个斗篷都不忍直视。

 

稻草人已经成为了废材,他大概也没亲身试验过自己的恐惧毒气,否则这位阿卡姆的医生乔纳森·克莱恩也不会哭的像个小姑娘,蝙蝠侠在靠近他的时候,恐惧让稻草人毫不犹豫卖了小丑,顺便还爆料了不少八卦。

 

比如,谜语人和企鹅人有一腿,小丑疯狂暗恋蝙蝠侠,猫女和毒藤女以及小丑女之间的大三角,甚至有将近大半的反派对蝙蝠侠有着说不清的情愫?后面那一段爆料时,我的主人整个人都有点心惊胆战,作为与他最亲近的物,我明显感觉到男人身体僵硬了不少,像是美国队长听到红骷髅的示爱,那简直就是惊悚二字。

 

被一群神经病喜欢还不如住进精神病院,我默默抱紧了布鲁斯宝贝的腰,看来从今天开始,我要守护的不仅是蝙蝠侠,还有蝙蝠侠的贞操。

 

04·斗篷的日常(3)-我们的宗旨是搞事情

布鲁斯说中说不上来的古怪感,似乎在他穿上制服的那一刻总有种被人盯上的感觉,而不知道是不是卢修斯又改进了装备的缘故,他的披风要比平时更加坚固,上次的爆炸都没能让这件布料出现一点损伤,连灰尘都没有。布鲁斯默默摸了摸挂在一旁的斗篷,手下柔软的触感与平时并无区别,这种百思不得其解让布鲁斯陷入了沉默。

 

男人很快就将这个问题抛在了一边,他双眼盯着屏幕,即使蝙蝠侠窝在家里也依旧彰显着他对哥谭的控制,被分成大大小小的屏幕中监控着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布鲁斯对哥谭的占有欲一度让我咂舌,如果这都不是爱。

 

电子屏幕瞬间被切换了画面,绿头发的男人被扯出一个笑脸,模糊的口红和鲜血混在一起让他整张脸显得更加狰狞,即使透过屏幕也可以看出小丑的狼狈,他刺耳的笑声让扯着他的男人更加不耐烦,红色的面具只露出了一角,紧接着监控画面只剩下雪花屏。

 

布鲁斯认出了那个人——杰森·陶德,他死去又复活的养子。

 

关于他的事情我也只从阿福和布鲁斯的谈话中了解了一二,小丑杀死了他,而现在他又活了过来。我脑海里一闪而过模糊的面容,对方动了动唇却没有声音。杰森·陶德很显然要搞事情,而作为他的父亲的布鲁斯非常生气,从他捏住手中的斗篷的力量而言,即使软若无骨也能感受到仿佛被捏碎——真窒息般的操作。

 

身体传来的感觉让我几乎下意识选择了挣扎,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地男人松开了桎梏,斗篷飘落在地板上,又没了动静,仿佛只是他的错觉。

 

我安静地保持着狗趴的姿势,即使用屁股也能察觉到那热烈的目光,坦白从宽还是抗拒从严这是个生死攸关的问题。我深觉蝙蝠侠应该是个唯物主义者,而我们要保持核心价值观,所以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我给自己的逻辑点了一个赞。

 

布鲁斯盯着地上的斗篷,尴尬的沉默几乎可以化作实体。而蝙蝠侠不是一般人,他下一个动作竟然转身抽出随身携带的蝙蝠标直接砸向了我。只见黑色的斗篷凭空飘起,而蝙蝠标正正插在原先的地板上,男人的瞳孔瞬间缩紧,对于魔法的世界他并不熟悉,但这并不妨碍他与此打过交道。布鲁斯的视线停留在斗篷后放在桌上的万能腰带,里面还有一些能够对抗魔法的道具,但如果对方是来杀死他的,那么机会只有一瞬间。

 

我的内心是崩溃的,看着布鲁斯那张已经变成欠了八百万的脸色,我感觉对方已经计划好了一百种方法弄死我,早知道就不躲了,让他砸。气氛一度逼近零下,我也不知道如何解释,外加一个失忆真是送命题。布鲁斯动作迅速,他抽出飞镖直击正面,整个人向我冲撞而来。

 

作为蝙蝠侠斗篷的一个月,保护男人几乎成为了一种本能,蝙蝠标被我轻松接住,同一时间,我伸展身体做出一个兜网似的模样将对方包裹。布鲁斯微微一愣,斗篷将他整个保护的严实,柔软的面料一角摩挲着他的脸庞,颇有些投怀送抱的滋味。

 

确定布鲁斯稳住身体后,我就撤开了身体,站在一旁忐忑地等待着男人的反应。面对布鲁斯的时候我再一次找回了曾经小学时面对教导主任的恐惧。

 

“你……”布鲁斯看着面前的斗篷,欲言又止。现在的局面解释了之前的疑惑,一个有生命的斗篷,非常迷幻。我和布鲁斯小眼瞪大眼,而下一秒出现的脚步声打破了僵局,闻到味道的一瞬间我下意思飘向了同样目瞪口呆的老管家。

 

对方手上的托盘因主人的失衡而岌岌可危,作为一个吃货绝不容忍的事情就是食物打翻在地!手脚并用完美接住小甜饼与咖啡,两人都被我的动作一惊,接着布鲁斯看见那黑色的斗篷将食物捧在他面前,献媚地就差点摇起了尾巴。

 

于此同时,某工厂的中央位置,绿头发的男人被牢牢绑在椅子上,鲜血染色他深紫的西装,即使作为人质小丑也完全没有任何的慌张,他的脸上一直保持着诡异的笑容,直直地看着懒散靠在墙上的红头罩。但青年只是双眼放,他在等待着,等待着一个答案,等待着那些可笑的坚持化作绝望之时,为什么他死了,那人却依旧活着。

 

杰森拿起放在脚边的撬棍,走向了小丑。

TBC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