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td

转行当剪刀手,偶尔码个字
B站ID:麋鹿是个小公举

818那些年作为蝙蝠侠斗篷的日子(1)

BTW:同步晋江更新,笔名同乐乎ID,微博也一样


01·作为一个斗篷

mmm一言难尽,我整个人软踏踏地瘫在地上,毫无姿态可言。但说来我现在的状态不过是一件可怜的披风而已,作为衣服主人的男人可没有对我存在什么怜惜之意。
此时我的内心微微对奇异博士的斗篷有着一股惺惺相惜之意。同为斗篷/披风,这待遇咋就不一样呢?
我偷偷摸摸地瞟了一眼男人,他坐在黑色的背椅中,从姿势到神态都写满了疲惫,说实话我很怀疑布鲁斯·韦恩会因为过劳而死,不过在那之前我有点担心他的发际线。
熬夜脱发,但作为一只斗篷我连头发都没有,想到这里我又郁闷地五体瘫地,在心里深深叹气,这种日子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而更加糟糕的事情我完全不记得自己是谁。跟着蝙蝠侠在哥谭浪荡了一个多月,我也只能想起一些乱七八糟的碎片,更多只是一些意识流,在脑子里一闪而过之后留下一片空虚。

座椅的响动打断了我的思绪,布鲁斯站起身,黑色的凯拉夫盔甲紧贴男人健壮的身材,地上的黑色披风在阴影中微微抬起一角,幅度微不可见。

布鲁西宝贝真不愧是哥谭一枝花,我心情在对上那显而易见的八块腹肌时瞬间跳上了一个台阶,如果我有表情那一定是色眯眯地,要多猥琐就多猥琐。跟随着男人的一个月时间,我到也是把对方的生活观察了个遍,别说是布鲁斯的上半身,就连他下半身也没逃离我的双眼,虽然几乎无法动弹但美男在侧还是安慰了我这颗破碎的小心脏。

见到男人并没有察觉到我的小动作时,我还是松了口气,总算能够对‘斗篷’进行一定的控制也算是坏消息中的好消息,大概就是变成奇异博士斗篷指日可待!我激动之下又抖了抖身上的折痕,而在我面前停驻的脚步差点吓得我没飞起来,对方的敏锐程度我可是领略不止一二,但男人似乎只是单纯的路过顺便一把将我捡起,仔细挂在架子上,手指拂过斗篷的褶皱像是直接触摸我□□的肌肤,若非身为一席布料,不然我一定恨不得晕倒在布鲁西宝贝的怀中。

男人越过蝙蝠衣柜,身影消失在转角的电梯处。灯光随着主人的离去而被黑暗笼罩,耳边偶尔传来的蝙蝠鸣叫声回响在洞穴的上空。今晚的夜巡也随之画上了句号。

夜深人静,我轻轻叹气,又努力动了动我的‘手臂’,软弱无力的肢体在我几乎实质化的目光下总算微微抬了抬,感觉像是玩某种滑稽的游戏,操控着手柄去控制着每一根手指,但往往却不得人愿。几个小时的训练后,我总算能够稍微控制一下自己的手脚,这一个月的时间果然没有白费。

失去了记忆也没有比失去控制更让我感到糟心,特别是还要在大蝙蝠二十四小时的监控中偷偷摸摸度日,大概连高考时候作弊都比这操作简单。

我百般聊懒保持着被挂着的姿势,空旷的蝙蝠洞显得冰冰冷冷,我发现我竟然开始想念披上男人身上的日子,宽阔的肩膀、温暖的体温和那让我垂涎万分的身材,正所谓痛苦又快乐着,我默默叹气真是一言难尽。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