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td

转行当剪刀手,偶尔码个字
B站ID:麋鹿是个小公举

【本马达】我想和你来一发(上)

脑洞:类似《传教士》的背景,并没有什么卵用,只是为了来一发,RT

吸血鬼Ben/半吊子神父Matt

 

01

香烟盒酒对Matt这个不着调的神父来说不亚于圣经和圣水,即使后者更多只是他在履行‘神父’这一职位时使用的道具,青年掂量着手中只剩下一半的威士忌,香烟的尼古丁在他的肺腑中穿行,仿佛透过颓废的身体直到灵魂,,Matt抖落香烟燃烧的灰烬。黑夜中安静的教堂里唯有Matt一人,青年双脚高高翘起架在椅背上。

“你说,我们在祈祷的时候,上帝真的有聆听吗?”

“我敢说他扒成在打鼾。”男人的声音在Matt耳边响起,顺便还带走了手指间的半截香烟。

“嗯哼?睡醒了?”

“夜间行动才是吸血鬼的日常,况且你见过哪个吸血鬼睡觉的?”

Matt叼起另一只香烟,Ben狗腿地为青年点燃,烟丝升起白色的烟雾吹散在男人的脸上。

“别那样看着我,跟头饿狼似的。”

“看到你我就饥渴难耐,神父…”男人撒娇似的语气让Matt恶寒,这位被他阴差阳错收留的吸血鬼究竟在打什么鬼主意,Matt心里门清。Ben冰冷的面颊贴着他的脸,尖利的牙齿轻轻咬着青年的耳垂,像猫咪。不过男人的体型大概是只绝对重量级的猫。

“少吸点,我可不想英年早逝。”

Matt习惯了男人的腻歪,他测过脸露出衣领下的脖颈,血管在皮肤下微微浮起,吸血鬼棕色的双眼渐渐染上血色。

“放心好了,我可不舍得你死,毕竟…”Ben的手指抚摸着Matt的唇瓣,呼吸间的热气晕染而开。“我还打算和你做爱呢,我亲爱的Matt。”青年压下想拿起酒瓶教对方做人的冲动。

 

02

Matt是镇子上的神父,他继承了来自父亲名下的土地,一座白色三层教堂,坐落位于这个不知名却鱼龙混杂的小镇,距离与公路交接处不足一公里处。这座教堂在Matt看来好比沙土中的杂草,稀奇却又不足为奇。

纤细的十字架略显歪扭地屹立在尖三角的屋顶,斑驳的痕迹见证了岁月留给这座教堂的记忆。Matt捡起公示牌上掉下的字幕,在木板上拼成一句话“向上帝敞开心扉”。青年右手拿着圣经,左手夹着香烟,风尘卷起烟尘纠缠而起,最后又归于平静。

Matt站在布道台上,感觉就像是班主任在讲台上挥霍着自己的口水,而下面的观众没有人希望他在这里,坐在前排的老妇人仰头望着Matt,一副认真的模样,要不是Matt知道对方耳背还真以为有人会听他布道。他瞅了瞅手中的稿件,一行行密密麻麻的文字如同一群死蚂蚁整齐排列在白色的稿纸上,他所念出的每句话都陌生的仿佛并非他所熟悉的语言,时间一分一秒滴答滴答,分针时针转了又转。

Matt深吸一口气以结束词‘阿门’了结了这煎熬的时刻。

 

03

如若不是Ben在他百无聊赖的生活中掺了一脚,这种日复一日的循环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而对方的出现也打消了Matt想要离开的念头。

他们相遇在教堂后的大树下,这棵不知名的大树陪伴了Matt整个童年,枝叶并不繁盛,但每根树枝上都盘根错节般又张牙舞爪生出分支,像叶子的脉络又像是树根倒错了位置,它安静地盘踞在这荒凉的土地上,随着秋夜的风拂过光裸的枝丫微微作响。Matt从邹巴巴的香烟盒中抽出一根,也是在这个不寻常却又特殊的夜晚,命运的相交线相互纠结。

男人满身鲜血甚至还挂着一些内脏碎屑类的玩意,Matt淡定了二十几年,而这一幕仍是让他惊掉了手中的香烟,而对方完全没有重伤员的自觉性,满不在乎地捡起‘二手烟’,来了一口。

“神父,品味不错。”说完还推了推挂在眼睛上的半个墨镜,破碎的玻璃渣还有小半截插在男人英俊的脸上,即使已经挂彩到看不出原本的样子。

“我想我还得在这里多歇一会,那些肉长的比较慢,如果你不介意我还打算继续吃我的晚餐。”

此时Matt才注意到男人身旁血肉模糊的一对东西,除了头颅还能看出属于奶牛,其他的渣碎就像是从地狱的下水道捞出来的玩意。

男人介绍自己是一只来自波士顿的吸血鬼,他在美国与自己的吸血鬼兄弟生活在一起,来到这个边陲下针则完全是一个意外之旅。以男人的原话来说,‘能够遇见一位如此好看的神父,这场意外就当做是个美丽的邂逅。’

Matt的大脑隐隐抽痛,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情他还是把对方带回了教堂,并不因为当时天快要亮了,而一个吸血鬼即将被太阳烧死,更多只是他还不想在监狱里跟治安官解释为什么在教堂附近会有一具焦尸和一堆看起来像是谋杀现场的东西。

在男人恢复行动力后,督促着对方好好洗澡还给了男人一身他父亲的衣物,Matt察觉地出Ben不是坏人,在他的生命中遇到的坏人可要比吸血鬼糟的多。相比较之下,男人还不算的上是个麻烦。

在这之后,小镇里多出了一对奇怪的组合,教堂里多了一位钢琴师,明眼的治安官看着眉来眼去的两人,他默默拿出了自己的降压药,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TBC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