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td

转行当剪刀手,偶尔码个字
B站ID:麋鹿是个小公举

【路康】无题

电影版的路西法与康斯坦丁。角色出自《地狱神探》

 全文地址SY

(下文只有上篇)

康斯坦丁讨厌路西法装腔作势的那一套,连同他身上那一套装逼的白西装和脚底的沥青,驱魔人真是不明白在地狱那种鬼地方竟然还有人选择穿着一套白西装,简直不怕那些深褐色的硫磺或是黑色的脏东西将衣服变成其他的颜色。

当然当这人是地狱之主路西法的时候,一切又显得理所应当一般。

康斯坦丁的脑子里冒腾着稀奇古怪的想法,被玻璃片割开的血管还一直朝外流着鲜血,像是被撕开口子的破烂水管,康斯坦丁又想到这个月他似乎没有交房费,这类生活上的琐事一直都是查斯来负责,驱魔人的目光穿过游泳馆的大门,他记起了几分钟前这个小管家已经被路西法那个智障儿子给杀了。

年轻人的尸体还距离他不到一百米,而现在他估计也要面临这个问题。

下地狱还是上天堂。

下地狱,下地狱,下地狱,驱魔人知道自己的去处。

康斯坦丁支起身体靠坐在他背后的大门处,他在等待着他的降临。从未如此期待,康斯坦丁鼻翼耸动,灯光一闪一灭间空气中胶着一股硫磺的气味,那满是地狱业火燃烧痕迹和流淌的沥青河,地狱之主煽动着那双堪称圣洁的翅膀降临在他的面前,年少康斯坦丁唯一的救赎。男人捡起他被撕碎的身体或是灵魂,将他带入怀中,一个永远都看不尽头的梦。

“想念我吗,约翰?”

路西法的降临静止了时间,康斯坦丁目光坦然抱怨似地说道。

“你来的可真慢,路西法……”

驱魔人支撑起他低垂的脑袋斜眼看着地狱之主,对方饶有心情地拖着凳子坐在他的面前,一如既往装腔作势的调调。

“你是唯一一个我愿意亲自前来收取的灵魂。”

路西法说完还为自己开心地鼓掌,仿佛要为康斯坦丁有这般能耐的嘲讽。

驱魔人对此嗤之以鼻,地狱之主的‘亲力亲为’可不是谁都可以领受得了。康斯坦丁习惯地从口袋里掏出邹巴巴的烟盒。

“我想你不介意我抽根烟。”

“Johnny Boy,我可喜欢你抽烟了,看那些可爱的癌细胞就快要把你送入我的怀抱了!”

康斯坦丁叼着烟尾巴,对路西法的幸灾乐祸置若罔闻,他更在意的是在死前享受这根烟。打火机似乎有千斤重,康斯坦丁颤抖地手没能为自己点燃,而路西法笑嘻嘻地捡起了刻着驱魔文的打火机,上面的符文屈辱不甘地变成了摆设。

“当你割的太深会割断肌腱,手指就不听使唤。让我来帮你好了”路西法靠近康斯坦丁,青年失血而苍白的脸搭着他那件湿透的白衬衫,路西法的眼睛一寸一寸在驱魔人身上移动,像似马上要将他的衣服整个扒下。

路西法有的是时间和康斯坦丁耗,他心里对康斯坦丁的了解不亚于任何人,敢说驱魔人身边的小内奸都没他知道的多。

“Sonny,我为你准备了一整座主题公园,就差没在上面刻上你的名字。”

“哦,那你真好。”

康斯坦丁内心翻了个白眼。

玛门和加百列两人不是康斯坦丁能够触及的范围,但对于路西法来说不过是动动手指的问题。

有求于人的康斯坦丁还是愿意给对方一个好脸色。

“最近家庭如何?”

“很好,就是忙的要命,需要休假,Johnny Boy,你喜欢哪里?夏威夷是个不错的选择。”

路西法的脚不安分地踩着康斯坦丁岔开的双腿处,一点一点往他腿根处挪动。驱魔人忍耐压下脾气,“听说你的孩子和你一个脾气。”

地狱之主脸上笑开了花,“是呀,个顶个的像我。约翰,你想不想和我有个孩子,那多可爱呀。”

“……”康斯坦丁深深吸了口香烟,“你知道玛门就在隔壁。”

“男孩就是男孩,像你一样调皮。”

“他和加百列在一起。”

路西法坐直了身体,他表情漫不经心,“糟糕的品味。”

康斯坦丁继续为自己续着筹码,“还拿着命运之矛。”驱魔人的话音刚落路西法一阵嘲讽地讥笑,男人蹲下身与康斯坦丁平视,他绿色的眼眸像是一条毒蛇盘踞在康斯坦丁的心头。

“又想和我玩什么花样?”

“你可以亲眼去看看,路。你已经等了我二十年,再等二十秒又何妨?”

地狱之主想了想自己的败家儿子,啧整天跟个天使混在一起真他妈的丢脸,最主要还被康斯坦丁揪住了小尾巴,让驱魔人对他更是没有好脸色。

小兔崽子,路西法心里想着,这次上来他还想那个要和他的小宝贝温存一下上次的约会,浪费时间。

狂烈的风剩余的波动吹拂过康斯坦丁的黑发,路西法散步似的走回到康斯坦丁的身旁。

“So……”

男人拉长了音调,他垂眼看着驱魔人,青年略长的头发紧贴在苍白的脸上,他微微抬眼,有着一丝恳求。

“好吧,你还想要什么?再给你延期?”

路西法看着可怜兮兮的康斯坦丁,他不得不承认面对难得向他示弱的Johnny Boy还真是硬不下心,真是狡猾。

“她的妹妹…,伊莎贝尔,让她回家。”

“你愿意放弃你的生命,让她升入天堂?”

地狱之主倒是对康斯坦丁的要求感到新奇,在他了解中约翰·康斯坦丁的字典中可没有为别人着想或是关心类的美德,更多是狡猾的小混蛋。

路西法转念一想,康斯坦丁放弃了生命也就意味着他可以得到对方的灵魂,他心心念念了几十年,而现在就这么送上门?路西法无法拒绝,这好比康斯坦丁拽着他求欢似的见了鬼。

“好吧。”地狱之主虽然有些不爽他们之间还夹杂个无所谓的女人,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可等不来第二次。

“时间到了,约翰。”路西法握住了康斯坦丁略显纤细的手腕,将青年拖拽着,他心情大好,甚至哼着古怪的调子。

下一秒,驱魔人的身体完全卡在原地任凭路西法也没能将青年拉起。明亮的光撕开了昏暗的空间,路西法耳边响起圣洁的礼乐,这他再熟悉不过的一切。

天堂的大门为约翰·康斯坦丁而开。

路西法怒极反笑,他的小混蛋还真是一点都没有改变,所有的人都被他那副英俊的容貌和油嘴滑舌所欺骗。

康斯坦丁朝着路西法竖起中指,驱魔人嘴角弯起一抹笑容。

“Go fuck yourself,路西法。”

地狱之主从背后抱住康斯坦丁,他轻轻念叨“不,Johnny Boy你是属于我的,我要你活着!”男人炽热的呼吸喷洒在康斯坦丁的脖颈,耳垂被舔咬着一如他们缠绵的时刻。

路西法撕开了驱魔人的衣服,双手情色地抚摸着青年的胸膛,像是惩罚整个钻入了康斯坦丁的体内。

“我要你活着,这样才有机会证明……你的灵魂是属于地狱!”

康斯坦丁痛苦的哀嚎,他知道这次是彻底激怒了路西法,对方从他身体中扯出黑色的脏东西,驱魔人看着路西法手中燃起的业火,地狱之主的话语还在继续回荡着。

“你会继续活着,约翰宝贝。”


TBC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