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第一潮男伏地魔

透明码字手,兼职剪刀手,杂食党吃所有CP,水仙,拉郎都会有´_>`,冷CP大户

Mad World(1)

BTW:背景设立类似《V字仇杀队》这类反乌托邦电影背景。灵感来自另一篇福华同人,写的超赞来着!!!

CP:以本马达为主,桃包或者其他CP略带提及

布鲁斯·韦恩/杰森·伯恩

斯蒂文·罗杰斯/詹姆斯·巴基

 

序幕

“告诉我,关于你的丈夫。”

男人严肃的态度却无处不显示出一丝玩味,对方棕色的双眼印出伯恩的模样,像极了当年如此一往情深,仿佛整个世界之中只剩下他们二人。伯恩闭上眼,他嘴角没有任何的弧度,手腕的镣铐接触皮肤,那股阴森的凉意沿着血管蔓延到心脏,已经整整十年有余。

 

01·2065年 美国 12月05日 距离大清洗结束第四年 伯恩33岁

2065年,十二月的早晨还透着严冬的寒冷,冰雪的痕迹已经消散的有一段时间,屋檐边角挂着的冰凌依旧结结实实地像一只倒挂的蝙蝠,伯恩拢了拢羊毛的围巾,他现在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在逃亡中彻底毁掉的健康再也回不来,像是记忆中的人和他们的脸庞。伯恩的鬓角冒出了几缕花白的发丝在冷风中微微颤抖,他抖了抖黑色大衣上的雪渍推开了医院的大门。

“早上好,露易丝。”

“早上好,伯恩医生。”

伯恩一如既往像每一天一样,准点踏入诊所,接着处理病人,填写单据,这种枯燥乏味的生活也没让伯恩抱怨什么。伯恩医生的好脾气可是人人皆知,但同时这位看似小个子的男人却有着相当强悍的爆发力。护士露易丝·莱恩作为和伯恩同样的大清洗革命中的幸存者,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曾经被诊所其他人所误会,但他们也从未解释过。

不过是同病相怜的可怜人罢了,有些事情也并非三言两语就能概括其中的是是非非。

热水顺着干涩的喉咙一直流到胃中,伯恩摸着渐渐舒缓的肠胃,紧皱的眉头松懈,窗外阴沉的云朵被北风卷着雪花一路呼啸,肃萧的街道上没有几个行人的踪影,更多只是穿着统一黑色制服的警】察在街角徘徊,像是消散不去的阴影又仿佛是这座历经劫难城市之中游荡的鬼魂。

 

02

午饭在露易丝提前带来的便当中解决,饭菜比较清淡但也正好符合伯恩现在的需求,在那些事情发生之后,毁掉的不止是人的精神,还有身体。伯恩一直觉得还能活着大概也属于某种奇迹,肋骨、手骨、甚至靠近心脏处被子弹打中,但他却一直顽强地活到了今天,但后遗症就像拧不紧的螺丝,一点一点折腾地他痛不欲生。

“最近一周都是雨天,你这一把老骨头可得好好养着,可别那么‘拼命’,我可不想到时候一个人面对这些堆成山的文件。”

伯恩听着露易丝唠叨的话语,他的嘴角慢慢拉起一个上扬的角度,对方的关心伯恩都记得,一点一滴。诊所下午没有多少的病人,伯恩倒也闲得将上个星期堆积的工作处理,时间分分秒秒过得飞快,冬日的夜幕降临地要比任何时候都快。

一天的工作在几天画上了句号,伯恩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他踏着白雪留下深浅不一的脚印,阴沉的天气让他的每一处关节都酸痛不已,仿佛在骨头处摩擦得生疼。伯恩打开公寓的灯,他挪到红色的单人沙发里,将整个身体慢慢陷了进去。

只有这个时候伯恩才会允许自己的思绪倒流,一个名字从他喉咙深处挤出一个口型,但没有任何的声音。

 

03

“我们都已经住在一起了,而且阿尔弗雷德知道他很高兴!”男人从背后将伯恩整个搂住,仿佛他就像一个大号抱枕一样。对方撒娇似的语气让伯恩难以拒绝,他们确实已经住在一起一个星期。

“但你先放开我再说!松开你的脚和手!”

布鲁斯每次都这样,准确来说他们每一个早晨都要经历一场漫长的起床,一场马拉松似的拉锯战。布鲁斯总是会变着法得从他身上占足便宜,在不上班的时候干脆就变成了前戏,结果早晨变成了午餐之类的事情早已经屡见不鲜。

“今天可是周日,阿福说过他今天要回来,亲自下厨让你尝尝他的手艺。”

男人赤裸的胸膛紧贴着他的背脊,“我们还能有时间干点别的…”

“我要上班!”

“那我先上你!”

“Br……”

这个名字从唇缝中泄露出开头的字母便戛然而止,伯恩睁开双眼看着孤零零的公寓房间,正对着他视线方向上的墙壁有一块浅色的痕迹,曾经上面挂着些什么,而现在时间正在抹平证据残留的痕迹。

伯恩挣扎着坐起身,从老旧的牛皮包里翻出文件,专心致志地埋入工作之中。

回忆过去有时候是一件好事,但伯恩已经选择了随着时间的洪流继续向前走,沉溺过往倒是变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


TBC

下一章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