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td

转行当剪刀手,偶尔码个字
B站ID:麋鹿是个小公举

生人勿进(一)

BTW:我很想写一遍那种把我喜欢的电影和电视剧混在一起的文,顺便开个坑给自己找事干??

 

主CP:本马达


 Cheaper·1·雪夜

 

Matt并不喜欢阴雨密布的F镇,天空仿佛永远笼罩着一层灰色的滤镜,少年沉默地坐在颠簸的汽车中,他的双眼紧盯着手里的一小朵像玫瑰似的绿色植物,中年男人望向后视镜,他欲言又止,吐露到唇边的话语仿佛在舌头卡了磁带,随着电台的歌声在唇尖终究化作一缕缄默飘散去。

 

雪花坠落在黑色的柏油马路面,飞驰而过的汽车撵压而过,白雪化作水雾铺洒在挡风玻璃又再次被雨刮左右节奏持续拍打。Matt保持着坐姿一动不动地盯着窗外的霓虹灯,它们一盏接着一盏熄灭,从灯红酒绿到寂静的高速公路,汽车的前灯透过弥蒙的白雾照在绿色的标牌上。

 

白色的字样被风吹日晒洗去了边缘,隐隐还能看出‘F××镇欢迎您’的字样,而下边仅有四位数字的也同样显示出这个小镇的偏僻,Matt靠在车窗,耳机的音乐切换了一首又一首,阳光从夺目刺眼过渡至夕阳消失在黑幕布之后,淡淡的霞红余光被渐浓的夜色取而代之。

 

少年闭上眼,他的心情如同这冰冷的雪夜,随着晶莹的雪花沉寂缥缈,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继续前行,轮胎摩擦着地面的声音甚至显得如此嘹亮。中年男人从后视镜看着已经疲倦的少年,他拨弄着自己额前垂下的白发将它们瞥到耳后,男人说道“已经快要到了,Matty,你的房间我没动过,还是原来的模样。”

 

“嗯…”

 

“我……我还是很高兴你愿意跟我住在一起Matt,爸爸很开心。”

 

“Maybe。”

 

不善言辞的父亲与沉默的儿子,George从后视镜看着Matt眼底化不开的阴郁,他打开CD,里面传出悠扬的轻音乐让车中沉闷的气氛略微缓和。Matt没有继续搭话,他闭上了眼。

 

以原木色为基调的屋子还是Matt年幼时记忆中的模样,曾经一家人欢笑的记忆回荡在脑海深处,但一切都回不到过去,时间继续向前迈步,Matt摇了摇发昏的脑袋,呼吸着空气中冰冷的气息,白雾从口中吐出。George拿着Matt的行李,“我们到家了Matt,欢迎回家。”

 

“是,欢迎回家。”

 

Matt重复着这句话,二层楼的房屋里的摆设仿佛还是原来的样子,从每一个细节,墙上的相框依旧是三人的家庭合照,Matt看着陌生又熟悉的一切,George只是安静地站在他的身后,两人相对无言。

 

“时间不早,先休息吧。”

 

“……”Matt看着男人小心翼翼的样子,他的心底一时也不是滋味,Matt知道George已经做了能做的一切,他还是说道:“晚安……老爸。”

 

“晚安,Matt。”

 

他没有错过那张经历了岁月痕迹的脸上一闪而过的喜悦,他们父子已经有多久没有见面?Matt不知道也记不清,父母的离婚之后,母亲就此失踪,而他的父亲是重案组警察。聚少离多的情况下两人的关系日渐一日如履薄冰,而出外上学之后Matt就更少与家人之间来往,仿佛那条联系他们之间的线变得可有可无,偶尔打来的电话和生活费还能证明他不是个孤儿,而当他的父亲有时间与Matt交流的时候,Matt已经不需要了,他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

 

少年裹紧了身上的棉被,将自己藏在这个温暖而狭小的被窝里,他慢慢合上眼皮,将所有思绪抛诸脑后,就像是无论无何时间总是会带来次日的光明,他一直这么坚信着。

 

F镇·密林深处

小镇的昏暗的灯光逐渐安静,仿佛一座巨大的寂静荒废的墓地,挂在半空的月色也在这落雪的夜晚熄灭了唯一的色彩。

 

森林的深处却与小镇的夜晚大相径庭,猎手们猩红的双眼撕裂了这安静的黑夜,一个又一个疾驰而过的影子与白雪的树丛擦肩而过,棕色皮毛的鹿张开四肢飞踏过雪地,留下清晰可见的蹄印,它慌不择路被追逐着奔向死亡。跟在身后的鬼影却没有任何的减速趋势,一场你追我逃上安静地演绎着丛林法则的生死逃杀。

 

然而它并没有因此逃脱原本的命运,一抹黑影从天而降,动作熟练地将其压倒在冰冷的雪地上,迅速飞溅而出的血液让它发出一声短暂的呜咽,而剩余的几个影子也扑了上来将这只可怜的动物瓜分了个干净。

 

为首的男人拍了拍黑色风衣上的雪花,他嘴角还残留着一丝血痕,金棕色慢慢被血红的色彩所侵染,他俊朗的面容与那苍白的肌肤给人一种诡异的美感,像是刀锋边缘的利刃闪耀着寒光。

 

而夜晚才刚刚拉开帷幕。

TBC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