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td

转行当剪刀手,偶尔码个字
B站ID:麋鹿是个小公举

【本马达】(木乃伊AU)黄沙魅影·16

Cheaper·16 前世与今生(下)

Ben和Curtis等人顺利从下水道逃脱,但老馆长却没有来得及离开,留下断后却四角难敌众拳,老馆长被淹没在人群之中,几人一路上沉默不语,接连的损失让他们心中阴云密布。

吉萨港皇家空军基地

“早,Hal,我们能谈谈吗?”

Ben看着Hal·Jordan一脸闲适,留声机还播放着爵士乐,Hal抿了口酒,懒洋洋说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来求我的?”

Sebastian环顾了一眼,酒鬼的模样倒是比上次酒店遇见时看起来更正经,白色衬衫几乎没有系扣子,小麦色的肌肤上还有着暧昧的红痕,Sebastian眨了眨眼,想到上次Ben说过Hal有一个富二代的男朋友,叫Bruce来着。正当Sebastian聚精会神的神游时,Curtis拽了他一把,整个脚下一趔趄的Sebastian投怀送抱似的撞进了Curtis的怀中,他老脸一红,两个人别扭的抱在一起。

Ben和Hal同时嘴角一抽,Hal放下手中的东西,他神情严肃盯着Ben说道:“很危险?”

“你很可能会一去不回。”

“…一去不回?你说真的?”Hal皱眉。

Sebastian挣扎的脱开男人的怀抱,“我们碰到的人都挂了,凭什么你例外?”

“你们是遇到了什么?”

“营救同伴,杀死坏蛋,拯救世界。”Ben言简意赅总结道。

Hal爽朗一笑,“拯救世界一定要算我一个!Hal·Jordan在此听后差遣。”

Sebastian和Curtis被他一百八十翻转的态度愣在原地,别的人都是能有多远就跑多远,还从未遇到这种去送死的家伙。

“额……你不和你男朋友说一声?”Sebastian刚说完就想给自己一巴掌,看着Hal瞬间变黑的脸色,他小心翼翼退到Curtis的身后。

“这跟他没有关系,我可不需要一个控制狂来掌控我的人生!”Hal手臂盘在胸前,语气冰冷。

“那我们出发。”

Ben一心都扑在了哈姆纳塔上,Matt可还在那个丑八怪木乃伊的手里,他不敢想象如果失去了Matt会是怎样的场景。

 

FE 2B推进式战斗机划过黄沙,Ben不太舒服的转动身体,狭窄的座舱也只能让他保持一个战力的姿势,但相对比Sebastian可怜兮兮爬在机翼上,青年的脸被风吹的发红。

“你还好吗?!!”

“我他妈这样看起来好吗?!!!”Sebastian恼怒的骂道,Ben又转过头看着另一边趴着的Curtis,“你也还好吗?”

战斗机越靠近哈姆纳塔的位置时,众人的眼前突然出现卷着黄沙的龙卷风。“看到没!!我从来没看过这么大的。”Hal惊奇地看着那一束龙卷风,他快速绕行通过,寻找着可以下降的位置。

而龙卷风掠过中心的位置时,一个人影从里面飞了出来,Jimmy摔了个狗吃屎,啃的一嘴的沙子。Matt脑子晕晕旋旋,他被男人施法的黄沙温柔的放在沙地上上,斜坡的黄沙加上Matt还处于晕车状态,他翻滚下沙坡压在Jimmy身上,小胖子颤颤悠悠支起身体。“我需要换个工作……”

两人看着黄沙的龙卷风化作人形,Affleck看着不远处的哈姆纳塔,风吹开他黑色的衣袍。Matt深深叹了口气“我们又回来了。”

Affleck盯着半空中黄色的机器,他眼睛里露出了冰冷的笑意,像是毒蛇已经锁定了猎物,只等待着一击致命。Matt的双眼放光,他难以掩饰心中的情绪,“Ben。”突然大地开始震动,Matt和Jimmy目瞪口呆看着沙漠的地表露出裂缝,几乎整个沙漠的沙子腾空而起,Affleck利用法术操纵着沙尘,让它们化作了疯狂的暴风向飞机席卷而来。

“糟糕了!!”Ben握紧了机枪,他大吼道“Hal,快踩油门!!!”

Hal从后视镜看着崛起而起的沙尘暴,他这辈子还没经历过这么刺激的事情。“坐稳了!!!!”战斗力从高空快速下降,而沙尘在他们的身后紧追不舍。战斗机的体型在铺天盖地的沙尘下仿佛只是其中的一粒沙,Ben操起机枪,但子弹打在黄沙里却毫无作用,眼看着巨大的沙幕形成了一张跟他模样差不多的脸,张着血盆大口就要将飞机连同他们一起吞噬。

“停下!!!你会杀了他们的!!!”

Jimmy想着终于能够摆脱Ben这个旧仇人,他说道“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Matt看着飞机在黄沙中几个翻滚,这样下去机毁人亡可不是开玩笑的,青年推开Jimmy,冲到大祭司Affleck的面前,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Matt捧住Affleck的脸吻了上去,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愣的男人断了施咒,青年的奶香味钻入他的呼吸,柔软的唇舌生涩的无意摩擦着他的肌肤,Matt睁着眼睛看着黄沙失力随着重力砸落在地,而战斗力还算上是完整,歪歪扭扭地从中幸存。

青年开心的放开了Affleck,而下一秒他看着飞机螺旋桨已经燃起了火焰,一路向下栽在了沙漠另一边,整个沙丘溅起一片烟尘。

“我挺喜欢你那招飞沙走石的,非常厉害。”Jimmy走哪也不忘拍马屁,Matt被男人拽走,他情绪大起大落,只能默默祈祷着Ben和Sebastian能够平安。

“额……要是不麻烦的话,帮帮忙行不行!!!”Sebastian被固定的绳索绑在飞机的机翼上,他舞动手脚硬是没能把自己晃下来。Curtis扶了扶晕眩的脑袋,年度最烂的飞行体验莫过于此。男人走上前,抽出腰刀将Sebastian放了下来,Ben将机枪从沙中拔出,他环顾四周寻找着Hal的踪迹。

“Hey!!Hal!Hal!”

飞行员像是失踪了一般,几人在周围看了一圈,愣是没有发现这位老兄究竟去了哪里。而飞机的残骸开始慢慢陷入沙中。

Curtis扯着Sebastian,两人赶忙后退,Ben也及时跑出了流沙的区域。Hal的失踪让他们不由得往最坏的方面想。

“现在怎么办?”

Ben朝着飞机只露出机尾的残骸敬了一个军礼,他沉声说道“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哈姆纳塔漆黑一片的献祭池中由黑色的水银凝出诡异的影子,兽头人身的男人一双红色的竖瞳仿佛透过层层的壁垒看着几人,他嘴角露出可怖的弧度,喃喃道“我就要自由了。”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