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第一潮男伏地魔

透明码字手,兼职剪刀手,杂食党吃所有CP,水仙,拉郎都会有´_>`,冷CP大户

【本马达】(木乃伊AU)黄沙魅影·13

BTW:最后的存稿……,最近好颓废什么都不想干

Cheaper·13 争夺(上)

“祝你们好运,男孩们!”男人之间的友谊快速建立,像是他们都忘记了彼此一开始的剑拔弩张。

 

“噗!!什么鬼!”

 

喝酒的几人纷纷吐出嘴里的酒水,Sebastian看着酒杯说道“这味道就像是……”,“血……”Ben手中的酒杯掉落在地,他目瞪口呆看着位于酒店中央的小喷泉,如今已经变成了血喷泉。

 

“埃及的江河一片殷红——如鲜血一般。”Sebastian念念有词,如同Matt跟他提到过的诅咒如出一辙。

 

“他找上门了。”Ben神色凝重,他想着木乃伊所说过的话,男人二话不说向着Matt的房间大步奔去。

 

Matt捧着书向客房走去,而突然的雷鸣让他微微一愣,“要下雨了?”青年看着天空中明媚的太阳,他摇摇头继续向前走去。

 

“Matt!”Ben从后面追了上来,“你还没走?”面对Matt嘲讽的笑容,他只好尴尬的笑了笑,“我们有麻烦了!”

 

雷鸣再次响起,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布满了阴云,火光从天而降。两人看着这一幕异像,Ben拽着Matt,一路上火雨纷纷打在建筑上,喷溅出摄人的温度。整个埃及仿佛处于战火之中,Matt被惊的说不出话。

 

二人来到楼梯处,Jimmy刚看见Ben像是耗子见了猫,他转身就想跑却被男人狠狠压在墙上,“你这个人渣想往哪里躲?!”

 

Jimmy还没说上话,楼上传来怪物的吼叫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Jimmy也趁着Ben愣神时逃窜而去。Ben和Matt刚走上楼就看见坐在沙发中已经变成人干的眼镜男,他的干枯的身体仿佛像是死了许久。

 

而真正的木乃伊背对着他们,他骷髅般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略微丰满了一些,却还是没脱离干尸的状态。Ben掏出枪对准木乃伊说道“我们麻烦大了!”子弹打在木乃伊的身体上却丝毫没有作用,Ben被木乃伊狠狠一把摔在刚刚赶来的众人身上,木乃伊转向他身旁的Matt,“我一定会带走你的Matt,你是属于我的!”

 

几人心中暗叫事情不妙,而一声猫叫却让木乃伊露出不甘的眼神,Matt看着一旁白色的猫咪,木乃伊转身化作沙尘消失的一干二净。

 

“他好像认识Matt,说不定他喜欢Matt呢!”Sebastian说道。

 

“你是什么意思?”Ben皱眉,这个木乃伊和他们似乎息息相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他们却又说不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Matt满脑子都是对方那句‘我一定会带走你’,这让青年实在心惊胆跳,都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而现在他就是被惦记上的哪一个。“我就想知道他到底想干嘛!而只有一人能回答我们的问题。”

 

几人刚走到馆长的办公室便看见了一位熟人——守卫军的头领Curtis。“你活着回来了……”Sebastian的内心的不安与阴霾瞬间消散,而几人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他们欲言又止最好只好盯着天花板出神。

 

“你来这里干嘛?”Ben语气不善,他可还记得对方一开始想要杀死他们,馆长倒是看得开,“如果不打扰你们两人,我想快点解决下眼前的事情。”

 

“我们属于一个古老的秘密组织,”馆长缓缓说道,“三千年来,我们看守着亡灵之城,我们立过誓会竭尽所能阻止大祭司Ben·Affleck重返人间。”

 

“等等!”Ben出声道“Ben·Affleck?所以这就是他说我是个冒牌货的原因?”馆长皱眉一时间没有听懂Ben的话,“什么意思?”

 

“我的名字和他一样,而他刚见到我的时候就说我是个冒牌货,他甚至还要带走Matt,这又是怎么一回事?!”Ben语速快的像是机关枪,他把这几天来的一连串的疑问倒豆子全部托出。

 

Curtis盯着Matt和Ben,青年被盯的浑身发毛,Ben保护性地挡住了Curtis的视线将Matt挡在身后。

 

“大祭司Affleck因为和法老的养子厮混在一起,两人之间的事情败露,大祭司一不做二不休杀死了法老,而养子也因此而死。大祭司为了救活自己的情人以身犯险想要复活他,但最后他也让同样命丧于此。”Curtis简便地向众人说明了之间的关系,他的视线转向两人,他们的身影仿佛与三千年前的模样重合,他的内心大概有了个推测。“转世吗?”

 

馆长有些嗤笑,却又不得不仔细观察着Matt和Ben,作为守护者的他们一代又一代传承,而其中的故事也代代流传,而其中的事实究竟如此也只有当事人才能明白。

 

“这简直是胡说八道!”Matt反驳道,“前世今生都是唬人的东西!”

 

“可你也看到了,活着的木乃伊,还有什么不可能。”Sebastian挑眉,他的表弟原来有着这么精彩的身世简直堪比小说。

 

“等等,我有问题,他为什么怕猫?”Ben问道,什么前世今生,他只关系这个怪物竟然要带走他喜欢的人,这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宣战!

 

话题被这打岔又带回了正轨,馆长解释道“猫食地府的守护者,也是他完全复生之前的克星。”

 

“但复生之后,他就什么都不怕了。”Curtis补充道。

 

“他知道他怎么复生吗?”美国小队更关心他们自己的生死存亡,他可不想变成burns那副模样。“就是杀死所有开箱的人,而且吸干他们的血。”

 

众人心中充满了各种疑问,都恨不得全部一股脑问个干净。Matt脑子转了转,关于转世的事情他还是有些半信半疑,“所以,我在哈姆纳塔看到他的时候,他能叫出我的名字……而且”青年咬唇,“刚才在旅馆的时候,他还想……亲我……”

 

馆长和Curtis对视了一眼,“他被诅咒就是因为爱上了法老的养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也叫Matt·Damon,显然过了三千年,他还爱着他。”

 

“what?好吧很浪漫,但关我什么事!?”Matt满脸WTF。“他还想要为他再次招魂?”Curtis不确定问道,“对,看来他已经选中了祭品。”馆长说道。

 

“你可真倒霉。”Sebastian感慨道。

 

馆长站起身,“不,这也许正好给了我们足够的时间来消灭他。我们需要所有的帮助,他的力量正在增强。”几人抬头看着太阳被慢慢吞噬——他向天空伸出他的手,埃及便笼罩在漆黑之中。

 

TBC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