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td

转行当剪刀手,偶尔码个字
B站ID:麋鹿是个小公举

【本马达】(木乃伊AU)黄沙魅影·12

BTW

为了区分木乃伊的Ben人类的Ben,所以木乃伊版本的称为Afflck,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让他们来一发……


Cheaper·12 往事如云

三年前·美国

 

“Matt你可正值大好青春年华,可别像那些老古董似的!”


Sebastian眉眼上挑,迷人的荷尔蒙几乎无人能挡。Matt瞧着自己表格身上贴身的深蓝色衬衫,领口刻意打开到第三颗扣子,露出的脖颈与锁骨在光晕下勾勒出优美的弧线,看起来真是如同一只趾高气扬的孔雀,耀武扬威地向所有的人展示自己的华美的羽毛。

 

Matt抽了抽嘴角,他可不知道Sebas还有这一面,青年想了想自己兄弟貌似有被誉为布鲁克林的小王子,看来这头衔还真不是空穴来风。“…你要干嘛?”Matt挣了挣手臂也没能甩开Sebastian,“带你见见世面,这家新开的酒吧我还没来玩过,陪我一起呗!”

 

“不……我还有书没看完……”

 

“看书?你在跟我开玩笑?周六可是拿来狂欢的!”

 

“别……停下!”Matt被Sebastian强行拉入酒吧,青年还是有点难以适应喧闹的气氛,他还是喜欢安安静静地看书而不是跟着一群疯子群魔乱舞。

 

“小朋友,看好了,看你表哥我万人迷的魅力!”

 

小朋友Matt·Damon乖乖待在沙发里,而那些陌生的男男女女在看见Sebastian这只骚包的孔雀时或多或少都忍不住回头,甚至大有人在的上前搭讪,青年完全搞不明白,Sebastian只是坐在吧台前,他摇晃着三角杯里的鸡尾酒,看着Matt的视线,他还朝着青年上挑嘴角,而突然出现在两人中间的男人挡住了Matt的视野。

 

这一狂欢夜,Sebastian直到中午才一瘸一拐出现在Matt面前,“别问,我不会说的。”Sebastian满脸阴沉,Matt盯着他脖颈上明显的红痕和那种事后的感觉,他咽了口水,看来自家表哥栽了。

 

现在·开罗拜顿堡

 

“你不是不相信老掉牙的故事吗?”Ben收拾着行李问道,青年抱起蹲在行李箱上的白猫,“……但…但遇到了会走路,会说话的三千年的木乃伊,让我不得不信!”说完他又抱起男人收了一堆的衣服放回原地。

 

“别想那该死的木乃伊!立刻收拾,我们退房走人!”

 

“不,我们不走!我们有责任阻止他!”

 

“不!我们必须走!”Ben继续收拾行李,他将手中东西一丢,质问道“什么我们?我又没看那本书,我有没有让你不要碰那本书?”

 

“对对对,是我,所以我有责任阻止他!”

 

Ben不可思议地看着Matt,他甚至有些怀疑青年是不是撞坏了脑子,“怎么阻止,你哥姘头说了寻常武器杀不死他。听着,Matt这可不是玩闹,你必须听我的!”

 

男人搂住Matt,将他牢牢掌控在自己的怀中,“我们当初说好,我带你们进去,再带你们回来,我们之间的合约已经完成了!所以,别发疯!”

 

“我对你就只是一张合约?!”Matt睁大了蓝眼睛,他控诉地盯着Ben,二人的距离如此接近但他们却心生隔阂。

 

“你要么跟我走,要么留下!”

 

“我留下!”Matt强硬撑着气场,他惹出来的麻烦总得有人收拾,而青年不想要继续逃避回去当他的图书管理员,也许他真是坏了脑子。

 

“随你!”Ben转身丢下青年一人在房间,酒店的大门被砰的一声关上。

 

“你知道…,我是驻扎在本地的最后一名皇家空军”棕发男人摇摇晃晃一脚踏入酒店的水池中央,要不是服务员搀扶住他,男人估计要整个趴在里面。酒精的作用下Hal·Jordan看着脚下的小水池,他抱怨说道“哪个白痴的酒倒在地上!真是的!Hey,我说到哪了?我的战友们都战死空中,长埋沙下……”

 

Ben朝着酒店大堂的方向走来,两人无意间撞了一下,“hi,Hal。”Ben打了声招呼就继续向前走去,Hal回过头,酒鬼不依不饶跟了上来“Uh…Ben你知道自从大战结束以后……我就变成了英雄无用武之地。”

 

“大概吧。我想我们都有各自的麻烦。”Ben随声应付说道,Sebastian神色颓废地坐在吧台处,Ben拉开凳子在旁边坐下,Hal也跟了过来,继续着他的絮絮叨叨。

 

“可惜我现在也只能无聊的坐在这边喝闷酒。”

 

Sebastian满上酒杯,Hal毫不客气夺过Sebastian手中的酒杯“干杯!”,酒鬼心满意足重重拍了拍两人的肩膀,“该回机场了,duty call。”

 

等Hal走远,Ben悄声问道“你表弟一向这么……”,Sebastian还没等Ben说完,他点头道“他一直这样。”

 

“那艘该死的船明天才能出发!”Henderson凑上前,他们真是运气不好,“我明白,准备夹着尾巴逃跑!”Sebastian讽刺说道。

 

“你倒是说的轻松,被追杀的又不是你!”

 

Sebastian再次一饮而尽,他的心思完全不在这里,Curtis的身影占满了他的脑子,Sebastian甩了甩头,现在哭也太矫情了。

 

“你的朋友还好吗?”Ben询问着另一人。“眼睛和舌头都被人挖掉,你说会好吗?”

 

酒店房间

 

“你……好……”眼镜男Burns含糊不清说着,他刚伸出的手臂被Jimmy钳制住,“Affleck殿下不喜欢人家碰他,这是东方的一种传统。”

 

眼镜男面前的两人恰是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木乃伊Ben·Affleck和他的走狗Jimmy,如果他还能看得见,Burns一定会拔腿狂奔而不是坐在沙发上。

 

“噢,可怜的Burns先生,殿下谢谢你的热情招待”,Jimmy靠近burns轻声说道“还要谢谢你奉献的眼睛和舌头。”

 

“什么……”burns颤抖问道,对方的话语像是来自地狱的低语,Jimmy露出微笑“不过,你必须继续奉献,殿下必须完成诅咒,而这都是你们自己招来的报应。”

 

木乃伊取下他的面罩,露出了依旧是干尸模样的面容,虫子从他的脸颊缺洞出钻爬而出又再一次消失在他的身体之中。

 

“不……不啊啊啊啊!!!!”

 

TBC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