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td

转行当剪刀手,偶尔码个字
B站ID:麋鹿是个小公举

【本马达】(木乃伊AU)黄沙魅影·10

Cheaper·10 木乃伊的诅咒(中)

Matt恰好经过美国小队的帐篷,他余光瞟见教授正在费力地撬着一本金属书,而阅览群书的Matt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手里的书是《太阳金经》的另一个版本,《亡灵黑经》,青年眯了眯眼。教授瞧见Matt,他将书抱在怀里一副生怕青年会抢劫他的样子,Matt眨眨眼,出于某种好心他提醒说道“我想,你要有钥匙才能打开那本书。”

 

“嘿,Ben,你想这些宝贝回去能卖多少钱?”

 

拿到几个瓶子的Henderson等人迫不及待向着男人炫耀起来,Henderson忍不住酸起Ben,“听说你们找到了新鲜的木乃伊,恭喜哈哈哈!”

 

“把他晒干了,还可以当柴火卖!”

 

Ben露出敷衍的不行的假笑,而Matt也走了过来,男人迅速对坐在身旁的Jimmy低声威胁“你坐了他的位置,GET UP!”

 

Jimmy早已尝过Ben的拳头,他也没胆子跟男人叫板,只好灰溜溜起身坐到了另一边。

 

“看我找到了圣甲虫的骸骨,是种食肉虫!”Matt手里拿着几个看起来像是黑色虫子的外壳,“我在他的棺材里找到的,这种虫有尸体吃,可以活好几年。”青年坐在Ben的身侧,美国小队嫌弃地看着三人,Sebastian和Ben完全不害怕地从Matt手里拿过虫子的骸骨,而这玩意看起来与死去的典狱长背包里的‘蓝色金子’一模一样。

 

“我们可怜的朋友被吃的时候还活着。”Matt有些同情这位木乃伊的遭遇。

 

“所以有人把这些虫丢进去,让他慢慢被吃掉?”

 

“非常的慢。”

 

“他一定不受欢迎才会被如此对待。”Sebastian感叹道,他可想象不出被活生生吃掉是种怎样的感受。

 

“也许和法老的女儿走得太近”Ben八卦的模样逗得Matt一乐,他科普道:“据我所知,这种刑罚叫做‘虫噬’,是古埃及最恶毒的诅咒,用来对付十恶不赦的罪人。我从来没听过这项诅咒被执行过。”

 

凑在一起听着八卦的美国小队也不经竖起了耳朵,眼镜男好奇地追问“有多厉害这个诅咒?”

 

“他们从不执行是因为担心后果,书上说‘虫噬’的罪人一旦复生,会带来埃及的十大灾难。”

 

夜晚笼罩下的哈姆纳塔死气沉沉,就如同围绕着它众多的传说一般,但吸引而来的旅人与探险者却或多或少为这座依旧耸立在大漠中的废墟增添了一丝生机。Matt蹑手蹑脚走到教授的营地,对方一手拢着书一手抱着瓶子睡地不亦乐乎,青年缓慢地将书从他怀抱里成功拯救而出,他开心地抱着他的战利品小碎步地跑回到自己的地盘。

 

“这种行为叫做偷窃。”

 

Matt转身看着躺在行军床上的抱着枪假寐的Ben,他理直气壮说道“照你和我哥的说法,这叫借。”Matt又从他的睡熟的兄弟口袋中掏出钥匙。

 

“我还以为《太阳金经》是金色的。”

 

“是金色的,但这不是《太阳金经》,这是另外一本——《亡灵黑经》。”Matt将钥匙打开,看来石棺和这本黑经息息相关,青年压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反正他只是看看而已。

 

“《亡灵黑经》?那你还拿这本书来玩?!”Ben压低声音说道,他的心头浮出不好的预感,但有一种归属感从他来到这片土地的开始,仿佛就在不断地召唤着他。男人想到今天他们发现的木乃伊,他压下自己心底的不安。而天边翻滚着黑云,像是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只是一本书,而且读书……不会有坏处。”Matt将封面掀开,阴风又跟两人打了个照面,Ben盯着复燃的篝火,“这种事最近似乎经常发生?”

 

Matt看着上面的古埃及语,他头一次如此兴奋自己学对了语言,书上的每一句话他都能知道是什么意思,Ben好奇询问“上面写了什么?”

 

“’Amun Ra,Amun Dei(太阳,太阴),意思是白天和夜晚。”Matt解释道。他念出古老而又生涩的咒语,青年完全没有预料到他这只蝴蝶翅膀的煽动唤醒了沉睡三千年的木乃伊。

 

“NO!!!”教授大叫道,他冲着Matt吼道“咒语是禁忌的力量!!!!”

 

而这时,熟悉的阴风再一次席卷而来,这一次它所带来的并不只是昙花一现。Matt和Ben盯着黑压压的天空,所有的人都无比惊讶于他们眼前的由虫子组成的风暴宛如大军压境朝着他们疯狂扑来。

 

“快跑!!!”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众人才如梦初醒,纷纷逃命。而跑的慢的人,下一秒就被蝗虫群包围,几乎不到十秒钟的时间,活生生的人几乎再也看不到原本的模样。

 

教授抱着《亡灵黑经》站在原地,他的身上已经爬满了虫子,长者目露绝望,看着眼前仿佛人间地狱的盛况,他低喃着最后的遗言,整个埃及都将要接受来自哈姆纳塔的诅咒,预言将要成真。

 

几人慌不择路,而他们只好又一头扎进了墓地之中。“蝗虫是从哪来的?!”

 

“想知道自己去查!”

 

眼镜男脚下一趔趄直接摔倒,而他唯一的半副眼镜也不知掉落在哪里,“我的眼镜!我的眼镜在哪里?!”Jimmy一路甩着衣服上的虫子也慌慌张张冲了过来,“拜托你帮我找我的……”

 

吧唧一声,眼镜男的话还没说完,他就听见了玻璃破碎的声响,剩下的半个眼镜也在Jimmy的脚下变成了废物,Jimmy回头看着眼镜男,他可不是故意的,而现在是生死一线的逃命时刻,眼镜男被孤零零的留在了墓道之中,失去了火光照耀的地方瞬间暗了下来。

 

眼镜男摸着完全不能戴的眼镜残骸,他只好一路慢慢摸索着前行,而时不时传来的怪声,让他的神经绷到最紧,他掏出枪“谁在那里!?谁在那里!说话!”,黑色的影子从他周围鬼魅掠过,他模模糊糊的视野之中出现了一个细长的阴影。眼镜男不确定的说道“Henderson?”而这时,眼镜男瞪大了眼睛,胆战心惊的回过头,恐惧的尖叫从他的嗓子眼钻出。

 

以Ben为首的三人组拿着火把继续在墓道中前行,突如其来的震动中,从他们眼前出现了一个沙堆,三人看着慢慢鼓起的沙子中央瞬间爬出无数黑色的虫子,像是从喷泉眼里冒出的泉水一般。

 

“圣甲虫!”Matt惊叫道,Ben边跑边拿着火把驱赶虫子,“快跑!!”Ben将火把砸在虫堆里,而它们完全不为所动,继续向三人压进。几人跑到一条石板路,而周围恰好有着几个独立出来的石柱,三人纷纷跳到不同的地方,而圣甲虫只是一路向前,像是有什么力量召唤着它们。Matt送了一口气,他靠在背后的石板上却没想到板后却有着一个暗门,青年整个摔了下去。

 

两人完全没注意到Matt的情况,而当他们再寻找青年时,才发现对方失去了踪迹。“Matt?!他去哪了?!”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