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td

转行当剪刀手,偶尔码个字
B站ID:麋鹿是个小公举

【本马达】(木乃伊AU)黄沙魅影·9

Cheaper·9 木乃伊的诅咒(上)

“很厉害,试试看右勾拳。”Ben提起青年的右手,“把拳头提高,像这样,然后用力出拳。”男人拍打自己的左手手掌示意Matt攻击动作,青年身体被拳头带动前倾,Ben急忙上前搀扶住他失衡的身体,两人靠坐在火堆旁。

 

青年嘻嘻哈哈地没完,Sebastian已经完全处于酒醉状态睡的天昏地暗,而Matt也喝了不少,但他意识还略微有些清明,只是比起平常显得更加热情。

 

“先生,我不像我哥,我知道适可而止。”他抓起一旁的酒瓶又往嘴里倒,Ben不可置否,“对,你不像你哥一样,但我就是搞不懂你。”

 

“我知道,你一定奇怪像我这样的书呆子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差不多。”

 

Matt倾身靠近男人,他的双手搭在男人的膝盖处,眨巴着蓝眼睛“我天生喜欢埃及,我的父亲……是一名非常非常有名的探险家。”青年将自己脖颈上的项链打开,他们两个的距离几乎额头抵着额头。“他热爱埃及,所以娶了我的母亲,她是埃及人,也是位探险家。”

 

Ben低头看着照片里的两人,他突然明白了Matt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遗传自谁,黑白相片里的女士当年也一定是位美人。

 

“我明白你的父母,我也明白你哥哥,但是……你来这里为了什么?”Ben还是不明白青年为何跨越重重山水来到这片荒漠,不是为了财富的话他很难以想象。在Ben的认知中,Matt更像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天生就应该被人宠爱的类型,他应该生活在温室,但青年却有着让他意想不到的一面。似乎越是了解就越能从Matt身上挖掘到惊喜。

 

“听着,我或许不是探险家!也不是……”青年踉跄地站起身,“不是冒险家,寻宝家更不是枪手,但是Ben·Affleck先生,我以为的职业为荣!”Matt的眼里充满了骄傲,他就像一只花枝招展的孔雀像男人展示自己艳丽的羽毛。

 

“那是什么?”男人好奇问道。

 

“我……我是图书管理员!”

 

这个答案让Ben出乎意料,他无奈地失笑,而青年直勾勾盯着他的双眼,“而且我要吻你,Ben·Affleck先生。”

 

“叫我Ben。”

 

Matt露出微笑,他红唇轻启“Ben。”,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Ben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心跳瞬间加速,青年的薄唇贴在他的唇上,一个笨拙的亲吻却也透露出难以言说的心痒。Ben轻轻环绕Matt的腰身,“张唇。”男人轻声命令,青年懵懵懂懂的样子更是戳到了Ben的心尖,原本主动变成了被动,青年发出呜咽的声音,他抬头承受着来自男人的舌吻,两人的暧昧更进一步。

 

男人适可而止放开了青年,对方绯红的脸色与水光淋淋的蓝眼睛都让他感到失控,但头一次想要好好谈个恋爱的Ben压下了冲动,Matt值得他更好的对待,他是一块无价的珍宝,Ben摸了摸已经睡熟的青年,他嘴角上翘,这一趟也许也不是那么糟糕不是?

 

太阳从大漠深处钻出,哈姆纳塔安营扎寨的众人迎来了白昼。工人们将隔间里的石箱搬出,美国小队的众人围拢上前,教授看着箱子上的古埃及文,他拦过想要打开箱子的眼镜男说道“箱子上面有诅咒!”

 

“诅咒个屁!”,“谁会在意!”其他几人纷纷起哄,他们可是为了金钱,什么法老的诅咒都是骗人的东西。

 

“Henderson先生!你应该在意!”教授心有余悸说道,“在这种鬼地方古代埃及人的诅咒仍旧非常灵验。”

 

Henderson想到昨天那场惨剧,他也不敢那么急促,只好按耐下迫切“好吧,上面写了什么?”

 

“凡开此箱者,必难逃杀身之祸。”

 

像是响应了这句话,整个墓室突然变得昏暗,而突然狂风大作,吹熄了他们手中的火把,整个团队乱成了一锅粥。剩余的工人们被惊吓地纷纷逃窜,只剩下美国小队五人在原地面面相觑。Jimmy吐了口闷气,他有些害怕地摸摸了自己寒毛竖立的手臂“我们也许不应该来这里。”

 

“上面还写着,此箱一开原为圣律所封闭的怨灵将破解诅咒,重返人间。”

 

“那我们就确定不要救活任何东西,嗯哼?”另外一人故作轻松说道。

 

而教授继续解读着石箱上的文字,“他将杀尽所有开箱之人,取其五脏六腑及血液藉此法而复生,由受诅咒之怨灵,化为祸害人间之妖孽。”

 

“我们大老远跑来,总算有些收获不是?”

 

Jimmy向后退步,他远离着这群作死的美国佬,“这是诅咒,是诅咒!”他胆小如鼠却也有着准确的第六感,Jimmy慌忙跑开墓室,大声喊道“远离诅咒!远离它们!!”

 

而以教授为首的四人不屑嘲讽着Jimmy的迷信,两人打开箱盖,尘封已久的箱子里露出了腐烂的气味。他掀开里面陈旧的包布,一本书籍模样的东西赫然就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经书之一。

 

“天啊,它竟然真的存在——亡灵黑经!”教授小心翼翼将书拿出,Henderson则是不明所以地看着教授,“只是一本书?!”

 

“管他什么书?宝藏在哪里?!”另一人沉不住气质问道,从美国来到埃及可他妈的不是坐出租车就可以到达的距离。

 

教授却没有回答几人的问题,对于收藏家而言,这本书可以堪比琥珀屋。“各位先生们,这本书才是无价之宝!”

 

“少来了,你送给我都不要!”眼镜男懊恼地踢了一脚箱子,石板的另一块应声而倒,里面露出四五个瓶子,看着质地像是由宝石雕刻而成,瓶盖被精细雕刻成各种样子。

 

“不是书就好,总算收获了些东西!”剩下的三人将东西全部瓜分了个干净,反而比起教授,三人更像是来盗墓的。

 

“我从小就梦想着这一刻!”Matt拿着钥匙兴奋地走到石棺前,Ben和Sebastian将巨大的石棺从绳索拽起,让其竖立起来。

 

“你的梦想是死尸?”Ben疑惑的说道,然而青年全部的心思都扑在古老的石棺上,“你们看,他的圣律被凿去了,意味着这个人不只这辈子,而且下辈子都受到诅咒。”

 

“喔,真是悲惨!”

“赚人热泪。”Ben不嫌热闹的也说上一句,两个人一唱一和的样子让Matt翻了个白眼,真是两个外行人,他心里嫌弃地想着。

 

Sebastian已经拿着钥匙在棺材上旋转,他迫不及待想打开棺材,说不定有什么值钱的陪葬品,至少能安慰一下这几天他受到惊吓的心。“现在…来看看里面是谁?”

 

Ben和Sebastian用力拉开棺材,里面一具发黑甚至还挂着腐肉的木乃伊狰狞地显现在众人面前,三人都被这具尸体惊吓地尖叫出声。

 

“天啊!我最讨厌他们是这个样子!”Matt走上前看着这具看起来仿佛在临死前也是极力尖叫的模样,不论这家伙经历了什么,都一定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它们都是这副样子?”Ben也第一次见到木乃伊,他可没想过是这幅来自地狱的情况,“不,我从来没看过这样的木乃伊。”Matt也诧异地盯着这新鲜出炉的木乃伊,“他……依旧……依旧额”

 

“很新鲜?(juicy)”Sebastian和Ben异口同声说道,青年也不得不赞同两人的话,埃及处于热带沙漠气候,相对干燥,能形成这副经历千年也未完全腐烂的木乃伊实在少见。

 

“他死了应该超过三千年了,可是看起来他好像还没有…完全腐化。”Matt突然感到一阵头晕,像是有什么飞快划过他的脑海,青年的心底涌出丝丝缕缕的悲伤与愤怒,他甚至有一瞬间仿佛看见了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Ben走到倒在一旁的盖板,上面有些许多的划痕,看着触目惊心。“你们看这个,这你该怎么解释?”

 

“这些是”青年晃了晃脑袋没多想,他蹲下身,手指抚摸着五道深深的刻痕,“指甲划出的痕迹,这个人被下葬的时候他还活着…”Matt的这句话让两人瞬间有些毛骨悚然。

 

“他还留下了一句话…… الموت  هو البداية فقط (死亡只是开始)。”

 

三人齐齐看向这位经历了非人待遇的木乃伊朋友,心底打了个寒颤。


TBC


BTW:对于死宅来讲出去玩真的好累,像一条失去了梦想的咸鱼啥都不想干……还好还有存稿……OTZ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