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td

转行当剪刀手,偶尔码个字
B站ID:麋鹿是个小公举

【本马达】(木乃伊AU)黄沙魅影·8

BTW:我终于写到了副CP相遇!!!明天出去玩,停更一天

 

Cheaper·8 哈姆纳塔(下)

“根据这些象形文字,我们是在雕像下面”,Matt绕了一圈他站在Ben的身旁,他指挥着男人,“应该从雕像双腿之间挖上去。”

 

Sebastian扛着个锄头抬在肩上,优哉游哉的模样说道“等那些老美睡死了以后……”想到Ben是美国人,他挑眉说道“别介意。”

 

男人继续挖着,黄沙从他的头发上抖下,“无所谓。”

 

“我们再往上挖,偷走那本书,然后……”Matt盯着Sebastian猥琐的笑容,忍住想要踢人的冲动,“想都别想Sebas,书不能卖!”

 

Sebastian耸耸肩,将手里的榔头递给Ben,男人问道“你确定我们找得到?”

 

“只要没有被那些该死的美国人先找到”,Matt转头看向Ben,“我不是指你。”

 

“无所谓……”

 

Sebastian转头环顾了一周,“我们的小胖子去哪了?”

 

典狱长在狭窄的墓道中前行,他满心只想着金银财宝,贪婪克服了恐惧,他举着火把看着眼前的壁画,上面镶嵌着泛着金光的蓝色小石块。

 

“看我找到了什么!蓝色的金子!”胖男人将火把放在一旁,他搓着手,仿佛大笔的金币已经入他囊中。

 

“我们动手吧!”

 

墓地的另一边,占据了Matt四人小组找到的雕像的美国小队,金发男人拿着铲子就要将雕像处的石板撬开,而教授模样的男人阻止了他。

 

“小心点,法老塞提可不是笨蛋!让工人来撬开它。”

 

“博士说的很有道理,Henderson。”眼镜男说道,而Jimmy站在一旁看热闹,他只想拿到他该得的那一份然后丢下这群美国人逃之夭夭,而不是来什么劳资的古墓,这里阴森的让他不寒而栗。

 

被称为Henderson的金发男人摆手,“好啊,就让他们来。”

 

三个当地的工人接过撬棍就准备开工,大块的石板被撬开瞬间里面喷出白色的气体将工人的身影淹没,当烟雾散去时,工人的肌肤出现了大面积的溃烂,甚至发出丝丝的声响,工人们惊慌失措乱作一团,Jimmy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僵住了手脚,他瞪大了眼睛万分后悔一时的贪婪似乎将他带入了大麻烦之中。

 

“你是说他们把内脏扯出来装进瓮里?”

 

“还有你的心脏,你知道他们怎么拿出脑子吗?”

 

Ben有点后悔和Matt谈起关于木乃伊的话题,对方兴奋的表情让他有点不舍得打断。而一旁的Sebastian拿着锄头当成高尔夫球杆自娱自乐,听着糟糕的话题,他无奈道:“Matt你不需要告诉我们!”

 

“他们把一支烧的通红的火钳插进你的鼻孔”,Matt手上还拿着工具比划着动作,“把脑浆稍微搅烂,然后用力扯出来!”

 

“那一定很痛。”Ben还继续搭腔,听得Sebastian一阵翻白眼。

 

“别担心,那时候你已经死透了。”

 

“先说好,我就算出不去也不当木乃伊。”Ben说道。“我也不当。”Sebastian赞同的挥着他的‘球杆’,而同时巨大的石棺从天而降,砸在地面上发出沉重的声响。三人看着眼前的石棺,一时陷入了沉默。

 

“OMG,这是……一具石棺”,Matt抬头看着上方的大坑,他有点难以置信。“埋在死神的脚底下,他如果不是身世显赫……”青年盯着石棺眨了眨眼和男人对视了一眼,他继续说道:“那就是犯了滔天大罪。”

 

Matt拿着小刷子将棺盖上的沙土刷去,Sebastian好奇问道“到底是谁这么倒霉嗯?”青年看着出现的埃及古文,他念到“他不配留下姓名。”Ben看着露出的类似太阳形状的区域,“看起来好像是个锁。”

 

“看来不管是谁都别想出来,倒霉的家伙。”Sebastian同情地说道。

 

“我们没有钥匙,估计也要一个才撬得开。”

 

Matt听着Ben的话语,“钥匙?”他重复道,一道灵光飞快闪过他的脑海,“钥匙!钥匙,原来他说就是这只钥匙!!”

 

Ben和Sebastian都没听懂Matt的自言自语,“谁?”,“船上的铁钩人,他在找一只钥匙!”Matt转身从自己的背包中翻出小铁盒,轻轻一旋,盒子的样子正与石棺上的图形对等。

 

“那是我的东西!”Sebastian摸了摸已经空的口袋,青年笑了笑将钥匙放在钥匙处,两者严丝合缝地重合在一起。

 

而另一边,做着白日发财梦的典狱长迫不及待拿出小刀将这些东西一个一个撬下,却完全没有在意它们古怪的甲虫造型,“一定可以卖一大笔钱!”一字眉的胖子故意做出与壁画上一样的伸手造型,却没有注意到掉在脚边的‘蓝色金子’真的活了过来,褪去外壳的虫子在这一刻毫不犹豫地朝着男人的皮鞋钻了进去,那虫子锐利的喙口割开了他的肌肤,在他的身体上下窜动,典狱长发出一声惨叫,他扯开胸前的衣服,看着虫子一路在皮肤里面快速上爬,甚至已经窜到了他的大脑之中。

 

Matt等人被典狱长的尖叫声吸引了过去,三人看着典狱长大声叫喊着救命,一路向他们的方向冲了过来,他抱着自己的脑袋狠狠撞在正对面的石壁上,瞬间没了呼吸。

 

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死亡当场震惊,他们心里都莫名冒出了法老的诅咒之类相关的传闻,谁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个意外事件还是所谓的谣传成真,沉重的气氛弥漫于众人之中。

 

夜晚

 

“你想他为什么会死?”Matt闷闷说道,他裹紧了身上的毯子靠近升起的火堆,夜晚的沙漠完全没有了白日的高温,反而带了一丝寒凉。

 

Sebastian摸了摸Matt的金发,“大概暴饮暴食吧,看他八个月的肚子。”

 

“看来美国人今天的运气也不好”,Ben走向Matt的位置,两人好奇的看了过来,Ben犹豫了一会说道“有三名挖掘工人……融化了。”

 

“什么,怎么会融化?!”Sebastian惊讶的问道。

 

“盐酸,高压盐酸,中了某种古老的陷阱。”

 

接二连三的意外让Sebastian有些泄气,如果这地方真的这么邪门,他们最好还是走为上策,命可比钱重要。“可能真的有诅咒。”他小声嘟囔,而这时一阵阴风袭来,将升起的篝火微微吹熄,但下一秒火焰又恢复了原有的样子,三人面面相觑。

 

“拜托!你们两个!”Matt赶紧打断了这场鬼故事般的对话。Ben挑眉问道“你不相信诅咒?”

 

“不信!我只相信碰得到,看得到的东西。”青年表示自己可是无神论的学者,每一种文化之中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诅咒,况且所谓法老的诅咒也不过是因为真菌感染引起的疾病,科学与历史才是他相信的东西。

 

“我相信有备无患。”男人给手里的步枪上好子弹,管他什么牛鬼蛇神,武器才是最可靠的东西。

 

Sebastian翻过一旁典狱长的背包,“看看我们的典狱长相信什么。”他翻着老旧的皮包,“啊!”

 

“怎么了!!”Matt被吓得直接往Ben的怀里扑,Sebastian从包里拿出一个酒瓶,“一支破瓶子,喔,十二年的威士忌酒!”他拔掉酒塞迫不及待尝了一口,“他人不怎么样,品味倒还不错呀!”

 

Matt无奈地摇摇头,而Ben站起身将枪交给Matt,他交代道:“拿着,别乱跑。”,“等一下,等等我!”青年也站起身向着男人跑去,坐在原地的Sebastian看着两人的身影,原本还想好好喝一杯的他也只好追了上去。

 

“Matt!他明明叫你不要乱跑!Matt!!”

 

哈姆纳塔夜晚的宁静被不请自来的黑衣军团打破,马匹踏过破败的矮土墙,他们向着考古的人群发起了进攻。

 

“Henderson先生!快起来!!”教授慌慌忙忙跑到金发男人面前寻求帮助,他看着已经变成了战场的遗迹,迅速拿起了武器反击。

 

Ben依靠在掩体之后,果断向马背上的黑衣人射击,他解决掉附近的几人转身却看到端着步枪跑出来的青年,对方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让他忍不住地胆战心惊。而Sebastian更是不像话,一边喝着威士忌一边放冷枪,好不享受,Sebastian准备再来一口时,突然出现的Jimmy夺过威士忌就是一大口,还没来得及下咽从两人背后冲出的黑衣人再一次驱赶着二人四处奔逃。

 

“Ben·Affleck!”Sebastian将追赶他的黑衣人引到了Ben的位置,他大声呼喊他准妹夫的名字,对方也十分给力地扑倒了马背上的男人,给了Sebastian逃生的机会。Ben迅速开枪,而子弹击中了男人左手中的弯刀,他的面罩在翻滚的途中脱落了下来,露出了那双蓝灰色的眸子。这个男人正是一路监视四人小队的守护者头领——Curtis。

 

Ben手中的枪被Curtis捡起的弯刀击飞,对方一击飞腿痛击着Ben直往后退,他侧翻在篝火边,而Curtis看着男人再站起来时,手中持着已经点燃的小型炸药,如果再打下去无疑是两败俱伤,Curtis权衡利弊之后也只好暂时作罢。

 

“已经够了,各位!”Curtis说道,“我们不杀你们,但你们必须离开!不走就死!你们有一天的时间。”他说完转身翻上战马,带领着手下离开了遗迹,Sebastian与Curtis的视线交汇,这个原本还吊儿郎当的青年迅速变成了缩头乌龟,Curtis微微一愣神时,Sebastian早已经不知所踪。

 

Ben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小插曲,他拔掉炸药上的导火索,转身走向四仰八叉躺在沙地上的Matt。“Matt,小心。”男人扶起青年,“你没事吧?”

 

“我没事。”

 

“你确定?”Ben单手搂住Matt的腰身,将人带入怀中,他轻轻捏住青年的下巴仔细端详,Matt的脸蛋已经红透了半边天,两个人就这样当众半搂抱在一起。

 

“我就知道塞提的宝藏一定在地底下!否则他们没有必要袭击我们!”暧昧的氛围被美国小队破坏,Matt赶紧从男人的怀中退出,Ben的笑容僵在一半,他没好气地回答:“他们是沙漠民族,水对他们可比黄金珍贵。”

 

眼镜男推了推自己已经变成一半的眼睛,强行镇定地说道“你知道,或许在晚上,我们可以合作?嗯?”

 

TBC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