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第一潮男伏地魔

透明码字手,兼职剪刀手,杂食党吃所有CP,水仙,拉郎都会有´_>`,冷CP大户

【本马达】【木乃伊AU】黄沙魅影·1

设定:Ben是法老的祭司,Matt是法老的养子,然后基本根据《木乃伊》剧情设定而走,私设如山,各种OOC出没,剧情也可能各种跑偏,OTZ当练笔,人物对话基本出自电影。

 

这一篇我尽量不坑……

 

CP:主本马达,副桃包

 

Cheaper·1 古老的故事

公元前1290

 

清晨的光辉照耀在金字塔的顶端,它穿过法老的神像一路光临而过整个繁华之都底比斯城,法老塞提一世的冠上宝石。周围雄伟高大的阿努比特像安静伫立凝视着远方,仿佛象征着它将永远守护这座古老的都市。

 

高大的建筑在阳光的侵袭下布满阴影,泛着粉色光边的云朵映衬着城市的边界,法老的大祭司Ben·Affleck又被誉为亡灵的看守人,他回头看着白衣金饰的年轻人款款向他走来,神庙变成了一个他们默认的偷情地点,两个年轻人陷入了爱河,而Matt·Damon作为法老养子的他与大祭司的恋情无疑是一种禁忌。

 

Matt一路向前走去,金色的帘子被轻轻挑开,男人英俊的侧脸带着刀锋般的锐利,却又是最柔情的刀子直刺他的心尖。僧侣们早已经知晓了一切秘密,但Ben作为他们的侍奉的主人,保守秘密便是他们的职责所在。

 

青年的手轻抚爱人的脸庞,Ben的影子打在Matt的身上,他们靠近彼此唇舌相接的交换缠绵着这第一个亲吻。Matt渴望地将自己整个奉献给自己的爱人,为了爱情,他们愿意牺牲一切。男人忘情地摩挲着青年的肌肤,上面黑色的纹路被擦的模糊了一片。

 

僧侣们还未关上金色装饰的庙门,一串整齐而沉重的脚步声将这宁静的一刻击碎,法老塞提一世看着毕恭毕敬的僧侣,他的心中泛起疑惑。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他涂绘着金边的眼睛看着垂下的帘子,影影绰绰之间似乎有两个人的影子在纠缠,这位埃及地位最高的男人心中闪过最近的传闻,那些带着阴影边际而旖旎的话语,即使是捕风捉影也让他心中燃起了愤怒。他的养子怎么会与大祭司纠缠在一起,两个男人的结合哪怕是神也不会宽恕。

 

法老径直走向大祭司的殿内,而在他的身后大门被轻轻关上。塞提一世盯着自己的养子,Matt一人站在兽身的雕像前,手臂上的黑色纹路让法老心里一惊,“谁碰过你?!你简直是我的耻辱!”青年看着自己手臂上模糊的华纹,这一次无疑是铁证如山,Matt在清楚不过法老的脾气,即使作为他的养子青年也难以逃过一劫。

 

Ben出现在法老的身后,他直接夺走了金色的长刀,脱壳而出的利剑发出清脆的响音。

 

“Ben?!”

 

塞提一世惊讶地看着他的大祭司,他的心中异常愤怒,然而他的命令还没有下达,Ben手中的刀锋整个没入他的胸膛,法老发出一声惨叫,鲜血顺着涂满颜料的皮肤滴落而下,僧侣们盯着这一幕毫不掩饰的谋杀,他们一如既往的沉默,而这一次他们将永远保持沉默。庙门被重重地敲响,顺着沉闷的撞击声。

 

“该死是法老的侍卫!”Ben盯着大门的方向,这一次他们逃不掉了。

 

Matt知道他们将面临的惩罚,弑君的罪名无疑会将他们推向断头台。青年推搡着自己的爱人,就算是死也让他一人来面对。

 

“你快走!不要管我!”

 

“不!”

 

“只有你才能让我复活!”

 

法老的精锐的士兵朝着两人走来,他们迈着整齐的步伐,手中的武器闪着寒光。

僧侣们得到了Matt的命令,他们拽着自己的主人,完全不顾Ben的挣扎。男人吼道“我不能丢下你!!”

 

Matt站在原地望着Ben远去,男人的话语还飘荡在空气中。然而已经没有机会,青年回头看着法老培养出忠诚的侍卫军,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法老的死亡。Matt举起刀说道“不劳烦你们动手!”,锐利的刀锋刺穿肌肤,鲜血欢呼雀跃地涌出,腥甜的气息弥漫在这个安静的夜晚。

 

Ben瞪大了眼睛,青年的影子倾倒在地与建筑的阴影混为一体,痛失爱人让他的计划愈发疯狂。为了让Matt复活,Ben率领手下,闯入墓穴把尸体偷运出来,他们风驰电掣,深入大漠,进入哈姆纳塔——亡灵之城,历代法老的陵寝及其财富的陪葬地点。

 

Ben为了爱人,不惜怒犯天条,深入城内,把亡灵黑经从圣龛取了出来。但Matt的魂魄已经下到了地府,他的五脏六腑被剜了出来,分置于五各瓮内。男人念响了招魂咒语,水银池里却毫无动静,Matt的魂魄像是如同他的死亡一样安静,Ben一次又一次念响咒语,但死寂就像是绝望盘绕在他的心头,男人跪在地上乞求着阿努比斯死亡之神,黑色的魂体像是得到了回应汇聚在一起,狗头人身的神扺从水银池里爬出,绿色的瞳孔宛如幽幽冥火。

 

“为什么我无法召唤他的魂魄!?”

 

阿努比斯看着Matt的尸体,他的手轻轻在青年的上方掠过,“他的魂魄已经走向了往生,大祭司你永远复活不了一具尸……”

 

然而阿努比斯的形象突然烟消云散,紧随其后的侍卫突然闯进打断了仪式,Ben和他的僧侣因罪被活生生制成木乃伊。惨叫声响彻底比斯的上空,而Ben被判接受“虫噬”,古代诅咒中最恶毒的一种,因为惩罚过于沉重所以从未施行过。男人的身上裹满了白色绷带,一点一点缠绕收紧,甚至挣扎也只是徒劳,Ben被硬生生做成活的木乃伊,工人将他抬进石棺,然而这并不是结束,当那食肉的甲虫一个接着一个倾倒在男人的身上,沉重的棺材盖自封住了所有的希望,黑暗来临。

 

Ben的灵魂生生世世被密封于石棺之内,受到袄教僧侣看守,一旦他被释放,将化为祸害人间,拥有千年法力的妖孽,力量笼罩这片土地所向无敌。

TBC


(2)(3)(4)(5)(6)(7)(8)

(9)(10)(11)(12)(13)(14)

(15)(16)(17)

评论(1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