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第一潮男伏地魔

透明码字手,兼职剪刀手,杂食党吃所有CP,水仙,拉郎都会有´_>`,冷CP大户

[本马达]We Are Animals(上)

We are Animals

BTW:本文大体上引用《We Are Animals》短片的设定,B站地址:We Are Animals
OOC都是我的。

CP:Ben/Matt
(与真人无关,纯属我个人yy,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Men!The only animal in the world to Fear.                                                                                       ——D.H.Lawrence

引子
28x9年,国家自然疾病控制中心发布研究报告,称某些同性恋者的生活方式引起了疾病的爆发,如今传染病成为了政治风暴的焦点。越来越多的人们认为致命的疾病是上帝对同性恋人群的惩罚,而同样疾病在大众中开始传播,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混乱。

01
电视机传来男人愤慨的声音[我们讨论的并不只是疾病!!这些人有能力杀害别人!]

[百分之三十的美国人因此被隔离,这并不是合理的方式,将得病的人们关在一起,你们这是在谋杀!]

[我们只是将他们隔离起来,关在一个舒服的……]

[监狱对你来说可真是个舒服的地方!]

节目里的两个人争论不休,像是一群跳梁的小丑叽叽喳喳探讨,主宰别人的命运,matt感到作呕,变成黑屏的方框印出他苍白的脸庞,狭小的公寓像是唯一一个能够得以放松的地方,青年蜷缩在破旧的沙发里,他牢牢抱紧自己,任凭那种热潮从腹部涌上,苍白的肌肤染上了淡粉,matt苦苦的压抑却得不到任何作用,青年抬头盯着小桌子上的药瓶,上面印着"独身丸"的字样。

夜晚被清晨的阳光取代,百叶窗透露出几缕光芒打在matt身上,青年睁开眼,长长地叹了口气,他木然起身,花洒里冰冷的水浇在燥热的身体,鲜血像是一点一点接连被冻僵,matt闭上眼,新的一天再也不会到来。

02
matt打开公寓的门,将自己的身体摔入不算柔软的单人床,青年甚至能闻到自己身上依旧缠绕着鲜血的味道,即使夹杂着浓重的消毒水味也难以掩盖。

与其说是医生,青年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机械执行命令的屠夫。他挡住自己的双眼,什么时候世界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matt不知道。

过去

"为什么要开除你?"matt充满疑问地看着自己的好友。

Jimmy喝完杯子里的酒"不知我一个人,好像……"他环顾四周,悄悄在matt耳边说道"你知道我上司也被开除了,我好像发现被开除的都是圈里的人。"

"不会吧……"matt瞪大了眼睛,好友耸肩"不知道,我已经重新投了简历,祝我找到好工作吧!"

"干杯!"

……

"matt!天啊,我不知道该打电话给谁!Jimmy受伤了,他身上都是血!天啊!!"

"慢点说,冷静,你在哪里?"

"他们也要杀了我,matt!这个世界疯了!!啊!!"

手机里传出枪声,matt听着一片忙音的嘟嘟声,他这一刻如坠冰窖。

整个社会人心惶惶,先是莫名大范围开始拘捕同性恋人群,甚至是游行被政府军开枪镇压,再接着就是突如其来的病毒感染,死亡的阴影压抑着的恐惧日渐膨胀。matt永远都记得那一天,政府发言人将矛头指向了他们这些原本就处于弱势的群体,而爆发从这一天开始。

03
市中心的巨大显示器上跳出中年男人的影响,上面鲜红的字体显示着[紧急广播]。路上稀稀拉拉的人群毫不关心地各走各的,男人眉头紧皱,语气却不急不慢地说道"我们已经得到证实,自由的世界再次陷入危机。"

matt看着电视机里同样被取代的画面,[一群激进的反抗者,名为正联已经聚集起来要彻底摧毁由科学与医学协会保护我们安全与健康而制定的方案],男人面色严肃,语气更像是照本宣科干巴巴地读着演讲稿。

[虽然我们已经建立了保护性的隔离,但是——没有人是绝对……]

啪的一声青年关上了电视,他拿起放在床头的药片吞了下去。

04
棕色的塑料药瓶翻打在洗手池里,粉色的药片从中翻滚而出,而一旁出现的同事看着慌乱捡药片的matt,青年大声辩解道"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子!"

男同事却露出赞同的笑容"我早该知道你在吃独身丸,我知道你在经历什么,你做的是正确的事情。"

青年赫然抬起头,他抵抗着力不从心的感觉,压抑着愤怒说道"我失去了食欲!再也无法入睡!这些药在毒害着我!"

"你想要被治愈吗?"男人循循善诱。

"…………是。"

"这些药会治好我们的。"男拍了拍matt的肩膀。

"我知道……,你也许说的对。"matt将捡起的药瓶塞回口袋,紧握住瓶身,头也不抬地走出了卫生间。

05
matt穿好绿色的护士服,推着手术推车一如既往走进了手术室。

半个身体被绑在手术台上的健壮男人饶有兴趣地望着matt,青年的双眼微微出神看着只裹着一条白色单子的男人,对方健康小麦色的身体上有着好几处纹身,而背部的上端纹着恰是正联的蝙蝠标志。

男人回头的瞬间,matt赶紧将自己的视线拉到了手中的资料上。

[Ben.Affleck,疑为正联领导者,批准去势]

matt准备着要用的工具,而男人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它切下来……是什么感觉,小护士?"

"……你会被麻醉。"matt有些不自在地回答道。

"嗯哼"Ben的尾音上扬,"我想要——"他舔舐着自己的下唇,紧紧盯着浑身都在冒冷汗的matt"感受,甚至是那种痛苦。"

matt用余光注意到男人靠近的身躯,两个人的体型差距像是套娃,Ben是最外层的,而matt是中间。男人的阴影整个笼罩在他的身上,青年低下头避开直接的接触。

"政府规定…,每个做这个手术都要被下身麻醉。"

"哼,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变得无从选择!"Ben轻轻在青年颈边嗅着"你下身是什么感觉,护士男孩,我在一英里以外都能闻见你的气味。"男人露出好看的笑容,直白的调戏让matt无所适从,青年只好埋头将自己埋入工作中。

"你的身体强烈地抵制这些药。"Ben说出的话让matt惊愕地抬起头,他直视着男人棕绿的双眼"你怎么知道?!"

"你触犯过月工交法吗?"男人答非所问,抛出更让matt感到羞耻的话题。

"……"

"月工交,真好"Ben直勾勾盯着matt,像是将对方扒的一丝不挂,毫不遮掩的视女干青年裸露出来的每一块肌肤,"Come on,大家都知道,诊所工作人员都是一帮基佬。"男人压低了嗓音,"我的嗅觉从不出错。"

matt听到基佬一词,终于忍不住地反驳男人的话,"不论你听到什么,都是假的!!我……我是直的!"青年摔下手中的工具,他的解释反而越像是欲盖弥彰,而他太清楚如今同性恋三个字代表着什么含义,家人,朋友,甚至是陌生人,一个虚伪无比的世界已经害死了太多人。

"意大利面条也是直的"Ben的眼神越发露骨,"直到它变的湿漉漉"边说还边舔着嘴唇"温热的……面条",男人发出奇怪的声响,matt感到下腹微微升起热意,仿佛男人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充满了魔力。

"我要给你测量血压!"青年企图掩盖自己的感觉,他拿起血压仪裹在男人粗壮的手臂上,而Ben也借此再次靠近matt,"你可要把我绑紧一点,我的安全词是Apple,护士男孩。"

matt压着手中的气囊,而男人层出不穷的露骨词句激怒了青年。"外面有人因这手术而死去!!这一点都不好笑!!混蛋!!!"

"我就是从外面来的,我此任何人都明白发生了什么。"

Ben像是没有玩够,问道"这个手术很难吗?(Hard:坚硬,困难)"

matt看向男人勃起的下身,而下一瞬间Ben抓过青年的手直接按在上面,青年试图抽离自己的手却完全只是徒劳,男人的力量远在他之上,而对方只是发出低哑的呻吟,仿佛非常享受。matt整个脸都染上了红晕,甚至他的身体体验到了一丝情欲的滋味。

手术室的门被推开,Ben终于好心放开了他的手,matt差点摔倒在地板上。大腹便便的主刀医生走进手术室,"都准备好了?"

matt低眉顺眼地赶紧回答,生怕对方发现刚才的事情。

"手术刀呢?"

Ben抬头向matt轻轻眨眼,青年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TBC

评论(4)

热度(16)